洋县 因朱鹮而改变(美丽中国·和谐共生)

贝斯特娱乐

2018-10-13

  朱鹮在嬉戏。   夏永光摄  “翩翩兮朱鹭,来泛春塘栖绿树。

”4月,记者走进“朱鹮故乡”陕西洋县,探访这座秦巴小城30多年的朱鹮情缘。

  上世纪中叶,朱鹮一度濒临灭绝。

经过洋县30多年持之以恒的努力,当地朱鹮种群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仅发现的7只,恢复到现在的2000多只。 如何做到既保护朱鹮又保障民生,洋县做出了自己的探索。

  一次发现:救鹮总动员  1981年5月23日,7只朱鹮在洋县被发现。   当天,中科院鸟类专家刘荫增由村民带路,翻山越岭来到大店村姚家沟。 半山腰上,15株百年青冈树郁郁葱葱。

其中一株树上,一对朱鹮正照料3只嗷嗷待哺的幼雏,还有一对成鸟栖息在不远处。 为了这一刻,专家队已苦苦寻觅3年,行程5万公里,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的260个朱鹮历史分布点。   4天后,洋县政府发布保护朱鹮的紧急通知,开启了数十年对朱鹮的保护:限制农民使用化肥、农药;抽调4名年轻人,昼夜跟踪这些“宝贝疙瘩”……  “3月至6月是繁殖期。 每棵树下我们都搭了观察棚,24小时监护。

”说起当时的情形,保护小组成员路宝忠仍记忆深刻,“树干上抹了黄油、放了刀片,就怕蛇、黄鼠狼等动物爬上树。 为避免幼鸟掉巢摔伤,我们还在巢下挂了尼龙网。

”  37年来,洋县上上下下,都一直在精心呵护朱鹮。   走进华阳朱鹮种源基地保护站,占地90亩的护鸟笼映入眼帘。 59只朱鹮闲庭信步,在这巨大的护鸟笼里自由栖息。

  伴随两声呼喊,保护站站长段英打开笼门,带来了朱鹮最爱吃的泥鳅,“它们胆子小,每次进门前,我都先打声招呼。 ”话音未落,几声鸟鸣穿林而至,回应方才的问候,在山谷中幽幽回响。   在保护站工作21年,段英亲眼见证了朱鹮家族的壮大,也感动于百姓与朱鹮结下的深厚感情。   “有对朱鹮在农户家大树上筑窝,傍晚被家畜所惊,留下窝里正孵的蛋就飞走了。

农户老大娘担心鸟蛋冻坏,爬上树取下蛋,暖了一晚上,第二天见成鸟飞回来才敢把蛋放回窝。 ”段英感慨:“30多年时光流转,自觉保护朱鹮的观念,已融入洋县百姓的点滴生活。

”  保护朱鹮总动员,洋县打出组合拳:在朱鹮活动区禁止开矿、狩猎、砍林伐木;引导农民保留天然湿地和冬水田,保障朱鹮的觅食地;建立朱鹮保护站、救护饲养中心、自然保护区;封山育林4万亩,疏通渠道30余公里,为朱鹮营造舒适的栖息环境……经过37年坚守,朱鹮种群数量已超过2000只,活动范围扩大至周边区县,总面积约万平方公里。   如今的洋县,森林覆盖率达到了%。

  一个村庄:困境谋蝶变  “山青青,水荡漾,树参天,鸟儿唱……”10年前,位于朱鹮自然保护区核心地带的草坝村,朱鹮翱翔青川,童谣清脆美好。

可村里的庄稼汉,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“县上不让施化肥农药,我们虽然照做了,可心里有点不情愿。

”看着地里产量越来越低,村里的老人直犯难:“水田慢慢撂荒,日子更得紧巴巴了。 ”  草坝村的困境并非孤例。

朱鹮对生存环境要求极为苛刻,洋县的生态保护政策也越来越严。 发现朱鹮后的20多年间,洋县农作物减产、地方财政减收,每年损失共计2000多万元。   看村民种庄稼“缩手缩脚”,2009年,草坝村村支书刘开昌心一横:成立合作社,搞有机农业。 见支书这般“疯言疯语”,村里立即“炸”了,“现在多少还有点收成,等搞了有机农业,到时收不上米,去你家吃饭呀?”  “咱这生态好,农产品产量低但是质量高呀!要想法子在绿色食品上做文章。

”脑子灵活的刘开昌向村民解释:“搞有机产业,就要上规模。 咱弄个合作社,还能抱团取暖。

”  见村民犹疑,刘开昌心里着急,便自掏腰包买来香稻种子、有机肥料,免费向社员发放,建起了100亩有机水稻示范基地。 不出一年,收获的水稻以每斤10元的价格被抢购一空。   不到10年,草坝村有机香稻、有机油菜、有机黄金梨等产业,搞得红红火火;“朱鹮湖”牌有机产品,还卖到了国外。 如今,482户村民全部入股合作社,2017年人均纯收入达万元。   春日的傍晚,走进草坝村朱鹮湖梨果采摘园,见满目葱茏,黄金梨树上嫩绿的春芽披着金色霞光。 村民王建红穿梭在果园里,正忙着摆弄黏虫板,“现在不打农药,不用杀虫剂。 环境好了,果子质量更高。 ”说话间,一群归巢的朱鹮迎着夕阳,从村庄上空掠过。   在洋县,除草都是靠人工,除虫严格要求使用纯自然的生物制剂或物理方法。 在草坝村,除虫就主要依靠黏虫板、除虫灯等物理方法。   水碧天蓝,梨香鹮舞,地处浅山丘陵地带的草坝村,如今是“村前米粮川,村后花果山,村内大花园”。

说起10年转型路,刘开昌很自豪:“好山好水好心情,生态也能富百姓。 ”  一种思路:生态蕴生机  草坝村的坚守与转变,正是洋县发展路径的一个缩影。   为保护朱鹮,这个秦巴山区贫困县限制工业,发展可谓是难上加难。

而今,洋县三十余载默默付出中积累起的“绿色存量”,正释放出强大的“经济增量”。   “我们不吃亏,生态好就是大资源。 ”在洋县县委书记胡瑞安看来,“朱鹮保护,已培育出有机产业的肥水沃土。

”  从2011年起,洋县全面吹响发展有机产业的号角。 财政并不宽裕的洋县,每年设立1000万元专项资金,扶持龙头企业,打造有机品牌。   “让耕者获利,让食者安心。

今天的洋县,要守护生态,也要贡献绿色有机食品。

”洋县有机产业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天刚说,破题之举,便是上演“黑色传奇”。 数千年来,洋县黑米种植远近闻名,如今,以有机黑米为原料的黑米酒、黑米醋、黑谷巧克力,已走入寻常百姓家。   “我们洋县,有机产品不愁卖。

”走进陕西朱鹮黑米酒业公司,酿酒师王师傅打趣道,“大家都说,洋县的食品吃着放心,因为有挑剔的朱鹮帮忙‘把关’呢。

”  放心不放心,不光是朱鹮说了算。

“通过追溯体系,消费者能查出这杯黑米酒的原料来自哪块田野、出自哪位农民之手。

”公司负责人隋兆华手握酒杯,颇为自豪,“还能查出是晌午还是傍晚进入生产线,又在何时运出工厂。 ”  目前,洋县有机产品认证达14大类76种,认证面积万亩,认证产量万吨,总产值亿元;截至2017年底,农民人均纯收入9695元,较2011年翻了一番。

更可喜的是,县域产业链已初步完善。   “三十余载珍禽守护,‘朱鹮’和‘有机’,已成为洋县最耀眼的两张名片。

”李天刚感慨,“生态‘后发优势’,终换‘产业先机’。 对于百姓的默默守护,这些‘空中精灵’在37年后,给予了回报。

”(责编:左瑞、邓楠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