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群山沟壑之间“邂逅”驻村扶贫干部肖鸣

贝斯特娱乐

2018-10-26

新华网重庆10月24日电(王彩玲)在黔江区沙坝乡木良村当了两年半驻村干部的肖鸣,从村民眼中的“外人”变成了他们心中的“亲人”和“家人”。 2016年3月由中信银行派驻到木良村的肖鸣,两年任期已满,本来可以返回大城市的他,却再次留了下来。

用他的话说,“离2020年不到三年了,虽已完成‘脱贫摘帽’目标,但是从脱贫到乡村振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发展的过程中还有新的问题出现,我是来解决问题的,不能把鲜花和掌声带走,把问题留下。 ”走家串户“外人”变“亲人”木良村地处“养儿不用教、酉秀黔彭走一遭”的武陵山腹地--黔江区最西部,村幅员面积平方公里,4个村民小组1779人散居在群山沟壑之间,建卡贫困人员381人,贫困发生率%。

从肖鸣进入木良村以来,走家串户,查田看地成为他必须做的事。 “肖书记,好久没看到你,你去市里开会回来了啊!”一位在地里种菜的农民放下手里的锄头一边扯着嗓子喊,一边向肖鸣走近。

“回来了,来看看这两天你们在干么子(什么)”,肖鸣笑着回应。

其实,村民口中的好久并没有很久。

10月18日,2018年重庆市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市里举行,肖鸣作为扶贫开发工作先进代表进行发言,前一天下午从村里回来后去了市里,19日早上,他又如约到了村里,算起来前后也就两三天。

其实,这两年多来,肖鸣和村民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,肖鸣喜欢不厌其烦地在村里“走家串户”,村民也习惯了每天看见他的身影。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。

两年半过去了肖鸣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进了木良村村民的心里。

村民不管在做什么,远远地看到肖鸣(左一)总要引上来和他闲聊几句。 新华网王彩玲摄脚踏实地旧农村展新颜“一口地道的重庆话、一身半新的运动服,一副黑框眼镜”,是村民对肖鸣的基本印象。

“在2015年,木良村近30公里的村级道路,水泥路面仅有公里,下雨天进村,上坡时经常向上走一步,向下滑两步,但是他走起来并不吃力。

”刚着手工作的肖鸣用“三路”制订了他进村后的工作规划,即转换“思路”、寻找“出路”、走上全面脱贫的幸福路。 他常说:“你把群众放心里,群众才把你放眼里,你拿群众当亲人,群众才不会把你当外人。 ”“肖鸣这个人做事很踏实,刚来村里半年左右,就遍访了全村在家农户和所有相对连片的耕地,走完了全村机耕道与村组连接路,很快掌握了第一手村情民意与土地资源、水文气象与道路交通、电力、通讯等基础设施现状”,沙坝乡政府副乡长、驻村工作队副队长张伶回忆说。 农村要发展,农民要致富,关键看支部。 在实地调研之后,肖鸣协同村“两委”构建了“井字型”出村通道、打通清洁饮水“最后一百米”障碍等九项重点攻坚目标及中长期帮扶发展规划,让村民喝上了“放心水”,走上了“四好路”,住上了“安全屋”,用上了“区域网”,实现了木良村与周边的互联互通。 精准帮扶产业扶贫增动力“在农村最难的工作是什么,是讲道理、解疑惑”。

为什么你来扶贫,不给我们发钱、发物?为什么可以给他几千块,却不能给我几百块?为什么都是生病住院,他拿到了补助,我却没有?肖鸣的亮相伴随着一系列的问题,带着质疑和责问。 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己见,“扶勤不帮懒”是他对这60万“嫁妆”的基本规划。

“好钢要用在刀刃上”,通过对木良村整体情况的摸底调查,肖鸣决定了第一笔钱的去路。

投入近20万元帮扶8户贫困家庭发展起肉牛、蚕桑、土鸡、万寿菊等特色产业,并按10%进行产业脱贫奖励,激发农户的积极性。 “要不是肖书记支持,我今年的蚕就养不下去了,这才是第二年。

”木良村养蚕致富带头人侯章江说,“我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,只是之前从来没有成功过。

这两年养蚕,虽然还没有回本,但是有肖书记在,我就看到了希望。

”侯章江回忆,当时肖鸣要拿出3万块“产业发展种子基金”支持养蚕的时候,很多人心里不“舒坦”,但这只是暂时的。

看似不大养蚕基地,一年四季都需要临时工人采桑、喂蚕,同时越来越多的蚕宝宝孵化,也需要更多的桑叶来供养,仅凭自己的十来亩桑地远远不够。 在肖鸣的建议下,侯章江用200元每亩的价格租了村里30多亩地扩大桑树种植规模。

土地租赁使得近乎荒掉的土地又活了起来,打零工和土地租金带动了新的收入增长,村民的怨气也消散了。 今年冬天来得比较早,肖鸣(左)和侯章江(右)讨论如何保暖,保持最后一季蚕丝稳定不减产。 新华网王彩玲摄“赠钱捐物这种‘输血’方式只能缓一时之需,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困的问题,产业扶贫才是农村扶贫的基础,要刺激农民的内生动力,自己‘造血’”,肖鸣说。 问题导向安居定所老有依木良村地处离沙坝乡较偏远的一座山上,房屋绝大多数依山而建,存在较为严重的地质灾害隐患。 村里多数年轻人外出务工,留守的都是老人和小孩。 村民就是在外务工人员之一,1952年出生的他在外闯荡了半辈子,家里早已没有了房子,哪怕是新年也在外面过。

肖鸣了解了情况后,通过各种渠道,最终联系到了,劝他回乡建房。

多次的斡旋之后,决定回家修房。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房子修好了,儿子的媳妇也有了。

“在外这些年,我从来都没想过能有自己的房子,更想不到三十几岁的儿子还能娶上媳妇”,笑得合不拢嘴。 两年多时间过去了,肖鸣的“三路”规划也逐渐实现,大部分村民都能安居定所,老有所依,但还有一个双眼失明的牵着他的心。

“柴不多了,得要找时间备点才好”,肖鸣停在一座只有两间房的屋舍前,向一间没有门的屋子里撇了一眼说。

“是肖书记撒,你等下我,我来给你开门”,屋内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。 开门的邓三毛,衣着整洁,不宽敞的地上有一些生活用品,还有一个电饭煲和热水器。

“2016年,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的实施,解决了制约农村供电‘最后一公里’的问题,就像肖鸣说的‘有盏灯的家才是一个真正的家’”,沙坝乡经发办主任、驻村工作队队员谢永仪表示。 “虽然给他买了电器,使用上也没出现过问题,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现在我们村还没有养老院,我在想办法和邻乡沟通,把邓叔送过去,方便照顾,也多个人陪伴。

”肖鸣说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路修好了,房也建好了,网也拉上了,但村里的人却越来越少了。

下一步我们要想办法发展村里的产业,只有大家觉得有事做,才会安心待在家里,对老人来说也有个依靠。 此外,也要将资源向养老院建设等方面倾斜,让无人供养的或是家里供养有困难的人有个养老的家。